热门小说排行榜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完整版(薄荆舟沈晚瓷)_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完整版薄荆舟沈晚瓷小说最新章节

小说推荐《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完整版》目前已经全面完结,薄荆舟沈晚瓷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,作者“淮苼”创作的主要内容有:沈晚瓷离婚当天,一份离婚协议突然在网络上曝光,分分钟成了大爆的热搜。其中离婚原因用红笔标出:男方功能障碍,无法履行夫妻间基本义务。晚上,她就被人堵在楼梯间。男人嗓音低沉,“我来证明一下,本人有没有障碍。”离婚后的沈晚瓷,从小小文员一跃成为文物修复圈最年轻有为的大能。然后她发现,那个曾经常年不着家的前夫,在她面前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。一次宴会中,有人问起沈晚瓷现在对薄总的感觉,她懒懒抱怨:“烦人精,天生犯贱,就爱不爱他的那一个。”薄荆舟却走过来将人打横抱起,“再犯贱也不见你有一丝心软。”…

小说《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完整版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,作者为“淮苼”,主要人物有薄荆舟沈晚瓷,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:”那女人刚才明明看到了薄荆舟,但从那之后就没有再回过头看他一眼,如今明知道经理在敷衍了事,也没有想过来要求一求她的丈夫?她明知道只要薄荆舟开一句口,无论是监控还是冯建辉,都会被双手奉上。啧,还真是有骨气啊!薄荆舟本来就很烦躁了,闻言,眉头微蹙,脸色更沉了几分:“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顾忱晔的视线落…

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完整版

精彩章节试读

经理闻言转过身,微笑着询问沈晚瓷:“情况是如冯先生说的这样吗?”

明显这个经理不想去调监控,来夜阑的人非富即贵很重隐私,不希望一言一行被人窥视。

“不是,是他骚扰我,还动手打伤我朋友,你要不信可以问你们的员工。”

经理看了眼旁边的两名公关,见他们点头,便知道事情始末。

但他也是看人下菜,之前从没见过沈晚瓷,再看她的衣着……嗯,很普通,身上也没值钱的首饰,但冯建辉他认识,虽然这几年不太行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便想敷衍着把事情解决了。

“这位小姐,我看您朋友也没有受伤,不如就别追究了?当然,医药费他肯定是会承担的。”

人情冷暖,沈晚瓷见得多了,她看一眼这经理就知道他是什么人模狗样。

“如果我非要追究呢?夜阑要包庇他吗?”

“当然不会,对于客人之间的争执,要怎么处理是你们的事,夜阑不会插手,但夜阑有规矩,场子里不允许斗殴,还希望你们出去追责。”

他们是开娱乐会所的,不是居委会,只要不在夜阑的场子里打架,出去想怎么解决,随便!

“那我想要拷贝刚才那段时间的监控。”

经理神色如常:“抱歉,我们接待的客人特殊,除了大厅和电梯外,其他地方都没有监控。”

这一听就是假话,这种特殊场合最容易出事,走廊上怎么可能没有监控?

不远处,一直在看戏的顾忱晔盯着始终背对着他们的沈晚瓷,挑了挑眉:“看来,你老婆不打算找你帮忙。”

那女人刚才明明看到了薄荆舟,但从那之后就没有再回过头看他一眼,如今明知道经理在敷衍了事,也没有想过来要求一求她的丈夫?

她明知道只要薄荆舟开一句口,无论是监控还是冯建辉,都会被双手奉上。

啧,还真是有骨气啊!

薄荆舟本来就很烦躁了,闻言,眉头微蹙,脸色更沉了几分:“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

顾忱晔的视线落到男人的脖子上,眸子一挑,“你脖子上的痕迹怎么回事?你跟谁睡了?”

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要知道这几年想上薄荆舟床的女人不少,可没一个能成功的。

顾忱晔甚至一度怀疑薄荆舟因为三年前那一晚,导致之后性障碍了!

薄荆舟懒得理他,敷衍应着:“蚊子咬的。”

他的目光还在看沈晚瓷,看她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想起她薄太太的身份,想起她也可以以权压人。

这边,冯建辉挑衅的朝着沈晚瓷抬了抬下颌,没有夜阑的保护,就她们两个女人,还不是任由他捏扁搓圆?

“沈助理,我劝你最好识趣点,你给我做……”

后面的话生生卡在了喉咙里,因为冯建辉看到了朝这边走来的薄荆舟!

沈晚瓷毕竟是薄氏的人,薄荆舟的下属,当着他的面欺负他的人,这不是找死吗?

他曾经听到个小道消息,说是有人在谈合作的时候对薄荆舟当时的女伴上了手,当场就被薄荆舟废了条胳膊。

这么想着,他的身体抖得跟筛糠一样,“薄……薄总。”

薄荆舟淡淡扫了他一眼,视线又落到沈晚瓷身上。

女人没看他,拿出手机正想打电话报警。

而沈晚瓷的电话没能拨出来就被经理捷足先登拦下,“这位小姐,如果您要报警,麻烦您去外面,不要把夜阑牵扯进来。”

“事情发生在这里,就得让警察来这里解决。”沈晚瓷也不让步半分,对于走近的男人,更是一个眼神都不给。

这样被无视,薄荆舟的唇一下就抿了起来。

冯建辉看他的表情,试探性的问道:“薄总,这位小姐跟您公司一个员工长得挺像,我刚见着面熟,还问她是不是在薄氏上班呢。”

他不确定薄荆舟来了多久,又看到多少,只能试探的这么说,看对方怎么回。

薄荆舟却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:“是吗?那让我看看有多像。”

他走到沈晚瓷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沈晚瓷本想忽略,但奈何男人的目光实在太有侵略性,她只能抬头迎上他的视线。

薄荆舟没说话,但他的眼神却清晰表露出着一个意思:求我。

沈晚瓷狠狠咬唇:你休想!

“呵,”再低醇的声线也掩盖不住薄荆舟此刻话里的恶劣:“不认识,冯总老眼昏花,认错了。”

冯建辉那紧悬的心瞬间落下,忙赔着笑又说了几句恭维的话。

沈晚瓷试图从经理那里拿回手机,无法报警,只能找人帮忙了……

她点开通讯录,直接跳到“N”开头的名字栏。

薄荆舟的眼睛重重眯了一下,还没等她从通讯录中里找到想要找的那个人,他便一把扣住她的手,将人拽进怀里——

沈晚瓷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做……这莫名其妙的举动把她吓了一跳,手机没拿稳,直接掉在了地上!

薄荆舟不给她机会去捡,径直拖着她朝着电梯口走去,一张脸阴沉得要滴出水来。

“薄荆舟,你干嘛!我的手机……等等,我朋友!”

沈晚瓷还惦记着比她醉得还厉害的秦悦织,扭头去看时发现秦悦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地上睡着了!

“她喝醉了,我得送她回去,你给我松开……”

薄荆舟冷漠的声音响起:“顾忱晔,善后!”

而冯建辉早被这一幕给吓傻了,愣愣的站在原地,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。

不是说,不是薄氏的员工吗?

“魏经理,”他身后传来顾忱晔冷淡的声音,“薄总说的善后,懂什么意思了吗?”

夜阑的经理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,早就三魂不见两魂,被顾忱晔这么一叫,猛得哆嗦了一下!

“顾总放心,薄总和您以后都不会再在夜阑看见冯建辉这个人。”

……

负一楼的停车场,沈晚瓷被男人强行塞进了车子里。

她本来就醉了,再经历这一番剧烈的拉扯后,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她只想吐!

然而还没等她有所动作,下巴就被薄荆舟毫不怜香惜玉的捏住,男人倾身过来,英俊的轮廓此刻冷厉而又阴鸷,“你刚才是想跟谁求助,嗯?”

小说《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完整版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4月2日 am11:09
下一篇 2024年4月2日 am11: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