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芮墨殇许芮墨殇完结热门小说_完结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许芮墨殇(许芮墨殇)

小说《许芮墨殇》是作者“许芮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剧情围绕主人公许芮墨殇的经历展开,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:许芮见状吓了一跳,慌忙拍着孩子,急急喊着丫鬟。那丫鬟也不知去何处寻米汤了,许芮叫了几声都不见人应。…《许芮墨殇全章节》第5章免费试读佛堂里孩子哭闹的动静好半晌也哄不住。襁褓里的小娃娃劲头儿上来,竟……

许芮墨殇

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许芮墨殇》,热血十足!主人公分别是许芮墨殇,由大神作者“许芮”精心所写,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:许芮跌下的动静和丫鬟的喊声,也惊动了房门内的墨殇。他起身行至窗边,隔着门窗望向外头。只见许芮扶着丫鬟的手艰难站起,又瞧见她红着眼尾挂着泪扯谎道:“许是拜佛的时候跪得久了,双腿酸软的厉害,无碍的,下雨将我身上衣裳打湿了,这才寻小沙弥要了僧袍换上。”丫鬟闻言也没多想,将手中油纸伞递给许芮,便扶着她往下头…

在线试读

只见许芮扶着丫鬟的手艰难站起,又瞧见她红着眼尾挂着泪扯谎道:“许是拜佛的时候跪得久了,双腿酸软的厉害,无碍的,下雨将我身上衣裳打湿了,这才寻小沙弥要了僧袍换上。”
…《许芮墨殇全章节》免费试读许芮穿着僧袍出了厢房,忙往外头走去。
不曾想,刚迈下门前石阶,就失足跌了下去。
这一砸直摔得她膝盖生疼,痛哼了声。
远处的丫鬟瞧见,忙疾奔过来扶起自家主子。
“少奶奶!这是怎么了,怎么还摔了,身上衣裳怎么都换了一遭,奴婢找了您大半天了,您去哪了啊!”丫鬟急的发慌,一个劲的问。
许芮跌下的动静和丫鬟的喊声,也惊动了房门内的墨殇。
他起身行至窗边,隔着门窗望向外头。
只见许芮扶着丫鬟的手艰难站起,又瞧见她红着眼尾挂着泪扯谎道:“许是拜佛的时候跪得久了,双腿酸软的厉害,无碍的,下雨将我身上衣裳打湿了,这才寻小沙弥要了僧袍换上。”
丫鬟闻言也没多想,将手中油纸伞递给许芮,便扶着她往下头走。
许芮撑着伞走在雨中,总觉得有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。
踏出院子时,下意识回眸看去,正好和立在窗前的墨殇视线相对。
他眉目风雅,笑眼含春,端的是风流公子模样。
遥遥冲着她淡扬了下眉。
许芮瞧见却不自觉攥紧了手上伞柄,恨不能挠花他的脸。
一心只盼着,这辈子,再不要遇见这浪荡的登徒子。
此时的许芮还不知晓,世间事总是你怕什么它就要给你什么。
孽缘一起,便似纠葛成一团的乱麻,困在其中的人儿,挣不脱,也逃不掉。
许芮随丫鬟上了回府的马车,在车上一直攥着身上僧袍,抿唇紧贴在马车车壁上。
总算回到府中,她扶着丫鬟踏下马车,正巧撞上了从外头喝得烂醉回来的夫君,和那位跟在夫君身边的柳姨娘。
那柳姨娘一瞧见许芮穿着僧袍形容狼狈的样子,就掩唇轻笑出声,嘲讽道:“哟,咱们少奶奶这是去佛寺了?怎么还穿了僧袍来?莫不是少爷日日不去你房里,你耐不住独守空房的寂寞,去勾搭那寺里僧人了不成?”柳姨娘是花柳巷的妓子出身,被许芮夫君纳进府里前,满扬州不知多少人进过她床帐,她这样在欢场打滚多年的女子,说起话来自然十分不忌讳。
若是往常,许芮听了这话,便是再泥人般的性子,也忍不下这侮辱,必定要气得同她理论。
可今日,柳姨娘这话一出,许芮脸色却霎时惨白。
缓了几瞬后,才斥她道:“你胡说什么,我是奉婆母之命去落霞寺拜佛求子的!”落霞寺的菩萨求子最灵,这事倒是在扬州人尽皆知。
许芮说了这话,便拉着丫鬟的手匆匆往府内走去。
甚至还刻意避着了那喝得烂醉的沈砚。
经过柳姨娘身边时,那柳姨娘隐约瞧见许芮耳后有道似是牙印的痕迹,猛地愣了瞬。
这沈家的少奶奶,可最是古板不过。
平日里张口闭口规矩礼教,听沈砚讲,榻上半点风情也无。
应当不会是敢同人私通,在佛庙里偷情的主儿。
柳姨娘如此想着,又觉方才瞧见的,的确像是齿痕。
心下惊疑不定,回过神来见许芮已经走远,忙拉过身边的亲信奴婢吩咐:“你去一趟落霞寺,打听打听少夫人今日去庙里的事。”
……许芮攥着小丫头的手都慌得出了汗,好不容易进了自己院中,只觉后怕得连站都站不住。
女儿在房中安睡,她坐在软榻上,瞧着一旁摇椅上的女儿。
唯恐今日佛寺那场荒唐,会被人知晓。
丫鬟没看出不对,取了新的衣裳送来。
口中提醒道:“少奶奶身上僧袍来的路上也沾了雨水,仔细受寒伤身,快些脱了换上寝衣用上一盏姜茶歇息歇息,对了,少奶奶去寺里时穿的那身衣裳呢?”那身衣裳……那身衣裳被那歹人弄得满是脏污,还被他撕扯得破烂……许芮从寺庙走时惊惶失措,换了件僧衣后,忘了将自己的衣裳处理掉。
那衣裳里,有她的小衣和肚兜,还绣着自己乳名,若是贴身衣物落在旁人手中……许芮想到此处,脸色白得厉害,脑子乱成一团。
丫鬟拿着干净衣裳,近前来解许芮身上僧袍,伺候她换衣。
却见许芮那僧袍下,全是青紫痕迹,连耳后,都留了一道被人啃食咬过的齿印。
丫鬟吓得面色惨白,猛地跌坐在了地上。
“小姐……小姐你……”这丫鬟是许芮娘家陪嫁,吓得厉害时,脱口喊了从前唤许芮的称呼。
许芮回过神来,知晓瞒不过贴身伺候的丫鬟,咬唇低声同她说了今日佛寺之事。
丫鬟吓得捂着口鼻,不敢声张。
事已至此,只能想法子瞒下失贞之事。
许芮嫁来沈家,最亲信的奴婢就是这个陪嫁丫鬟,丫鬟也的确忠心,知晓今日寺里这事后,缓了几瞬,便反应过来当下最要紧的是许芮贴身衣服遗落在了佛寺里。
一旁的奶娃娃突然惊醒,许芮慌忙抱了孩子来。
丫鬟见状,口中道:“少奶奶,您的贴身衣裳必须得拿回来,若不然,那歹人再拿着您的衣裳要挟您怎么办。
秋儿这就回去寺庙给您把您的衣裳拿回来。”
许芮自己也知道那贴身衣裳留在庙里就是个祸患。
闻言点头应下,交代秋儿小心行事。
佛寺里,墨殇正和寺中一僧人对坐饮茶。
这僧人原是京中侯府公子陈景,也是墨殇少时好友,数年前在落霞寺出家为僧法号景慧。
墨殇脸上还挂着许芮一耳光打出的血痕,那景慧和尚视线不住在他脸上打转,终是没忍住出口调侃道:“你可知,那沈家的少夫人,是扬州城出了名的泥人性子,你到底是多放肆,她竟能被你激得动手打人。”
墨殇哑然失笑,却道:“泥人性子?我看未必。
幼年时我养过一只野猫,有回抱它却被它抓的破相,今日那女子,张牙舞爪的性子,比之幼年那野猫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
他想起那女子榻上折腾的模样,又忆起她噙着眼泪对自己动手时的模样。
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她同泥人性子想到一处。
景慧和尚听他此言,隐隐觉察出了些话外之音。
试探道:“那沈家夫人,我从前见过一回,和明宁郡主生得有六七分相似,却比明宁当年容色更艳。
可惜,已为人妇。
不然,纳进东宫做个妾室,岂不正好,左右你那东宫后宅多年空置。”
墨殇听罢却没再言语,只淡笑了声搁下茶盏。
让人瞧不出他的心思。
夕阳西下后,转眼就入夜。
墨殇同景慧和尚告辞,回了卧房歇息。
手下人收拾房内时,瞧见了许芮留下的那些衣裳。
毕竟是主子幸过的女人,跟着的那小太监也不敢乱碰许芮的贴身衣物。
只等墨殇回房时提了此事,问他如何处理那衣裳。
墨殇闻言走近,随手拎起内室床榻上堆叠在一起的女子衣物。
思量着如何处理。
突然,屋外响起一阵吵嚷声。
侍卫压着个婢女带了进来。
墨殇认出婢女是今日来寻人的那个丫鬟,眉心微蹙。
小丫鬟想起自己主子受的委屈,瞧见墨殇手边就是许芮的衣裳,顾不得自己安危,便冲着墨殇直瞪眼,骂道:“好你个登徒子采花贼!还不快将我们少奶奶的衣裳还我!”这话一出,墨殇便明白了这丫鬟深夜来此所为何事。
他低笑了声,想起那女子走前褪了衣裳着僧袍离去的模样。
捏着她衣裳的指腹微微发痒,缓声道:“你回去告诉你家少奶奶,明日午后,我等着她亲自来拿。”

小说《许芮墨殇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4月2日 am11:32
下一篇 2024年4月2日 am11: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