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小说笔趣阁诈死后,他疯了(江晚赵知行)_诈死后,他疯了江晚赵知行完结版小说

古代言情《诈死后,他疯了》,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,代表人物分别是江晚赵知行,作者“她山”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,作品无广告版简介:女主胎穿穿书 男主土著 少年夫妻 破镜重圆 两个恋爱脑 从始至终的相互奔赴江晚为让重病的父亲安心,嫁给了她爹捡回来的男子,送走她爹后,男子说带她回家,没想到却直接带她回了京城端王府,这才知道他竟然是当今的第五子,端王赵知行。幸而他从始至终都未曾变过,少年恩爱,成婚敬重,直到皇帝让他出征蛮夷,江晚才想起曾经匆匆一瞥的狗血小说,原以为只是留有前世记忆,不料竟然是穿书,而自己只是男主早逝的前妻,甚至在女主出场后不久就溺水而亡。江晚精心布局三年给自己留了条后路,又在确定穿书后,果断服药逃离。…

诈死后,他疯了

诈死后,他疯了》中的人物江晚赵知行拥有超高的人气,收获不少粉丝。作为一部古代言情,“她山”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,不做作,以下是《诈死后,他疯了》内容概括:三月底赵知行花了月余才安排好自己离去后的军务,刚回府就见王全跟一个眼生的中年人说着话,见到他忙迎了上来,“王爷”赵知行轻应,“叶白可有消息传回?”王全轻声说,“叶统领前日回信,名册已经收集完整,正在挨家挨户查探,只北地前些年因着灾情重新落户的流民不少,恐怕得费些时间”他点了下头随口问道,“查到哪里了?”王全尴尬一笑,“估摸才在最北边的梅南”赵知行深吸口气,近日忙乱本就劳心费力,想到北地盘踞…

在线试读

陈有水声音压的更低,“广恒九江之间虽隔着群山,可底下却有一条暗河把持在两地盐帮手中,我正好认得广恒盐帮的一个小头目,带个人过去不难。”

江晚应了声,又从桌下取出两张银票递给他,“百两的应该够你打通盐帮上下,五百两的留着你们往后过日子。”

陈有水想拒绝,她笑了笑,“我不差这点银子,拿着吧。”他便不再推拒,接过转身离开。

出门见秋意在大门处等着他,走近柔声说了几句,大步出门。

江晚隔着窗冲她轻笑,“有水出门替我办件事,弟妹安心住几日。”

秋意也不多问,笑吟吟地应下,跟着秋心回了房。

江晚笑着合上窗,倚在榻上不想动弹,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心烦意乱。

赵知行收到卢家帖子的时候,随口便拒了,见王全欲言又止,不由冷冷瞥了他一眼。

王全见他看来,捧着帖子笑的褶皱横生,“只是普通帖子奴才也不敢打扰公子,可此乃卢家老夫人七十大寿,公子。”

赵知行深吸口气,“何时何地?”

王全恭敬说道,“后日,卢家祖宅。”

赵知行轻抚过腕上缠绕着的精致链子,眸色深沉地应下,“你去备份厚礼,明日去广恒。”

王全松了口气,躬身行礼,亲自出门去采买。

次日却又下起了雪。

眼见又入夜,陈有水依旧不见人,秋意不由忧心地留意着院门,不时看一眼榻上抱着雪球的江晚。

江晚见她看来,笑着轻声安抚。

秋意面色微红,抿唇应下,同她们说了声出门而去,如厕回去的路上却不慎踩着积雪惊呼一声。

几人听到动静出门查看,只见她抱着柱子斜靠在廊下的椅上,有些无措地捂着心口。

秋心快步上前扶她,“可是摔着了?”

秋意握着她的手摇头,“没摔,扶住了,就是肚子不适。”

秋心也没当回事,只当是惊了,搀起腿软的她站起。

江晚比她们多懂一些,看她手抚着肚子,没头没脑地突然问道,“你月事多久没来了?”

秋意面色先是一红,随后猛地发白,身子软软地往下倒去,“上月就没来。”

秋心也回过劲来,面色惨白地看向她的肚子。

江晚忙上前扶住人,往房中走去,“夏花,快去请大夫。”

夏花应了声,披上外衣往外跑去。

江晚把人扶着安顿好,突然想到什么,跑出去吩咐跑到巷中的夏花,“去请桐花巷口那个擅妇人的大夫,路上小心。”

“知道了姑娘。”

夏花脆生生地应了声,跑出巷子拐个弯不见了。

江晚合上大门往回走,只觉心头狂跳,抬手捂上心口。

赵知行本打算直接歇下,不想萧家小儿上门来寻,只说有个好东西要给他瞧瞧,赵知行揉着眉心,不耐地挥手让王全将人请进来。

萧家小儿进门就将捧着的粗布放到他面前桌上,“殿下以为这布价值几何?”

他摸了摸布料,觉得触手粗糙,却厚实耐磨,“这是何处来的?”

萧家小儿得意一笑,“布庄新制的机子织的,借水力而行,畜力也可,这般一匹只要八十文,臣已经派人同他们商议,势必让此布遍布我大盛。”

赵知行听到价格,抬手又摸了摸料子,笑着夸赞,“做得很好。”

萧家小儿拉着他说了阵长短,又同他饮了几杯清酒,直至入夜才起身离去。

赵知行躺下欲睡,不想几本清酒下肚,心思反而清明,窗外雪落的簌簌声不停,他突然来了兴致,起身披上大氅行至后院赏雪。

小说《诈死后,他疯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10:43
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10: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