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完结免费李姝芳何景贤(何景贤青梅)_李姝芳何景贤何景贤青梅最新小说推荐

最具实力派作家“何景贤”又一新作《李姝芳何景贤》,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,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何景贤青梅,小说简介:《反手撕奇葩一家人》是所著的一本已完结的,主角是李姝芳何景贤,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,只要是读过的人,都懂。精彩内容概括:…《反手撕奇葩一家人》第1章免费试读第一章发现秘密小姑子与老公的一次吵架中,……

何景贤青梅现代言情李姝芳何景贤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,“何景贤”是该书原创作者,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:”“爸,我与芳芳有些误会——”何景贤试图还想糊弄我们一家人,**笑脸,解释着。“我们离婚吧,你要是能同意协议离婚最好,不然,我去起诉离婚。”我直接打断他的话,冷冷地说。事到如今,他咋还有脸说那些是误会呢?“芳芳,那些全是我妹妹胡说的,你千万不能信呀,你要是信了,就中了她的圈套了…

李姝芳何景贤

李姝芳何景贤 免费试读

主角是李姝芳何景贤的《反手撕奇葩一家人》,是作者“云锦风林”的作品,主要讲述了:…《反手撕奇葩一家人》免费试读第二章办理离婚当晚,何景贤找了过来,拍响大门。
怕影响邻居,老妈开门让他进来。
“爸、妈。”
我爸面色一沉,直挡在我身前,没好气地说:“我可没有你这么个好大儿。”
“爸,我与芳芳有些误会——”何景贤试图还想糊弄我们一家人,**笑脸,解释着。
“我们离婚吧,你要是能同意协议离婚最好,不然,我去起诉离婚。”
我直接打断他的话,冷冷地说。
事到如今,他咋还有脸说那些是误会呢?“芳芳,那些全是我妹妹胡说的,你千万不能信呀,你要是信了,就中了她的圈套了。”
他一听,急急地辩解着。
我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此时蹭蹭地上来,反手就赏了他一个巴掌,怒斥道:“你妹妹胡说的?何景贤,你要点脸行吗?你的青梅、你的儿子难道也是她胡诌的?你就是这么对我的?你欺人太甚!如果你不签离婚协议也可以,我不仅要起诉,还要追究你婚内出轨,你给你的情人及儿子的所有花销我要都追回来。
大不了鱼死网破,谁怕谁!”老妈连忙扶住怒气腾腾的我,沉沉地剜了他一眼,说:“事到如今,只希望你能好聚好散。”
何景贤见状,倒是痛快地跪了下去,一脸忏悔:“芳芳,我错了。
我不求你原谅,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,我只希望,你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“改过自新?何景贤,别再跟我这套。
我话已说明,你滚吧。”
我冷笑一声,鄙视地说。
他倒是挺会给自己争取,还改过自新,娃都这么大了,怎么改?我心头闪过一抹自嘲,值得庆幸的是我和他之间没有孩子。
原本以为,他不会再来骚扰我。
没想到第二天,他便出现在我的家门口,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盒。
一见我出来,他忙迎了上来。
我面无表情地白了他,说:“来得够早呀,挺迫不及待的嘛。”
“芳芳,你误会了。
这是我做的红薯粥。”
他眼里藏着宠溺,说。
哟,原来整这一出呀,来这儿送爱心早餐呀。
可惜,我不是恋爱脑。
我没有承他的好,他一阵委屈地跟着我来到办事大厅。
看着他这副样子,我只觉得一阵看不上眼,不过,我想着忍忍也就过去了。
办离婚证的同事一见我,满是诧异。
“小李,你今天不是请假吗?怎么又过来了?”她一惊一乍地说。
我讪然一笑,淡然地坐在她窗口前的位置上,何景贤跟在我的后面。
“我来办事。”
我递上结婚证。
“啊?你该不会是来离婚的吧?”我有些烦她的大嗓门,被她这一喊,身旁的几个同事全看了过来。
我深吸一口气,淡淡地说:“嗯,麻烦你帮忙办一下。”
同事这才接过证件,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何景贤,问:“你爸知道吗?”“知道。
赶紧办吧。”
我点点头。
我想,怕是接下来他们有的八卦了。
何景贤全程十分配合,倒有些出乎我所料。
现在离婚有个三十天的过渡期,没办法,只得三十天后再来拿证。
从办事大厅出来,我和他分道扬镳。
我爸妈怕我伤心,原本还想着断了之前给何景贤介绍的人脉,但他也怕丢脸,最后哀叹一声。
不过,我和何景贤要离婚的事还是被有心人知道,一些人纷纷向老爸示好表态。
何景贤的事业深受影响,听到这个消息,我还以为他会找我。
不过,来的却是他妈。
前婆婆来到我妈家,对着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,说都是自己拖累儿子,没给儿子丰厚的家底,他儿子如何如何不容易等等。
我一边刷着手机,一边置若罔闻。
老妈听得不耐烦,直接拉起我要出门,才将她赶走。
晚上,我和老妈从超市回来。
我们家住在花园小区六楼,是老小区。
最近六楼楼道的灯有些昏暗,总是一闪一闪的。
老妈走在前面,只是还没开门,被吓着尖叫一声:“啊——”我连忙冲上前来,扶住晕过去的她。
“妈,妈,你怎么了?”我一脸担忧地直掐她的人中。
老妈悠悠醒来,身子一阵发抖,哆嗦地说:“胳膊——”胳膊?我顺着她指的方向,一只手臂在昏暗的楼道上显得格外瘆人显眼,手臂的一端下面一片血红。
“啊!”我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“我们要不报警吧?”老妈稳了稳心神,顿觉事态严重。
我点点头,直捂心口,一阵毛骨悚然,大气不敢喘一口,连忙打开手机手电筒功能,壮着胆子弯下身子,朝它照了照。
“你别动它。”
老妈惊恐地看着我。
“妈,这是假的。
别怕。”
我暗松了口气,说。
“假的?”老妈微微一怔,不敢置信地看着我。
我抬脚轻轻地踢了踢那只手臂,说:“嗯,是塑料模特的一只手臂。”
“那这血呢?”“也是假的。
看来是有人故意弄的。”
我眉眼紧皱,连忙掏出钥匙,打开房门。
我第一时间报了警,一脸心事重重。
老妈连忙打电话给老爸,询问他有没有得罪了人。
老爸回来时,正好警察也过来,现场取了证,对我们一番询问,四下一阵勘察,最后拷了小区的监控,回去继续调查。
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想到何景贤。
可从小区监控视频来看,身形根本不是他。
监控视频里的作案者是一名包裹严实的黑衣人,戴着帽子和墨镜,以及口罩。
隔了一周,小姑子主动找我。
“嫂子,你赶紧回家一趟吧。”
她火急火燎地说。
“怎么了?”“再不回来,你的东西要被人家当垃圾丢了。”
“我现在上班,中午回去。”
我淡淡地说。
“好的,那我先回去了。
今天他们不在,中午回家吃饭吧,我来烧。”
我点点头。
中午,我开车来到何家,一进屋,我便看见那位青梅的母子照。
我这还没正式离婚呢,人家就登堂入室了,原来早已等不及了。
“嫂子,他们也太心急了。”
小姑子替我抱不平。
“算了。
我先收拾一下东西。”
“嫂子,咱们做不了姑嫂,还可以做朋友、做姐妹吗?”小姑子跟着我身后,说。
“嗯。”
我收着自己的东西,一股脑儿地塞进行李箱中。
用好饭后,小姑子体贴地推着我的行李箱,我跟着她的身后,脑海中闪过一抹黑影,稍纵即逝。
这抹身形,怎么跟那个黑衣人那么像呢?

小说《李姝芳何景贤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11:30
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11: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