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款热文秦鸩席瑟瑟(完整版将军独宠,郡主如此多娇)全章节在线阅读_《完整版将军独宠,郡主如此多娇》全集免费阅读

看古代言情文,千万不要错过“泗扬”的《将军独宠,郡主如此多娇》。概述为:侯府跟着来的车夫小厮,赶紧上前连拖带拽地扶着谢明晟离开,心里把得罪世子的人问候了上千遍,主子受罪他们做奴才的跟着遭殃。席景南同席涣笙一进书房就待了两个时辰,先是听着今日宫里宫外发生的事,猛地又想起亮夜朱焦,连忙让心腹去查当年旧事,纵观如今京中局势,能在陛下跟前说上话的无非就那么几位,平日怎么折辱议论…

将军独宠,郡主如此多娇

将军独宠,郡主如此多娇》又名《郡主嫁到,将军沦陷了》由泗扬所撰写,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,也是一部古代言情、宫斗宅斗、全篇都是看点,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秦鸩所吸引,目前将军独宠,郡主如此多娇这本书最新章节第60章 秋猎,将军独宠,郡主如此多娇目前已写123787字,将军独宠,郡主如此多娇,秦鸩席瑟瑟,古代言情书荒必入小说推荐!

一、作品介绍

《将军独宠,郡主如此多娇》小说是网络作者泗扬的倾心力作,主角是秦鸩。主要讲述了:在席涣笙的眼里,席瑟瑟自小娇惯,作为家中最小的姑娘,什么事都有父母跟哥哥顶着,在这样的豆蔻年华,她就该跟其他的闺秀一样,无忧无虑地长大可从来没有人问过,席瑟瑟愿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,席家在朝廷的漩涡夹缝里生存,她看着大哥二哥为她筹谋,又岂能不心痛呢?秦鸩的神色渐渐暗了下去,他抬手在席涣笙手心写着什么,身边的人突然没了动静,他才松开捂嘴的手接着看“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咄咄相逼?女公子,我妻柔弱,…

二、书友评价

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,读者很喜欢这本书,但是还没有评价哦!

三、热门章节

第4章 郡主之宠无人能及

第5章 相亲,鸿门宴

第6章 再遇秦鸩

第7章 郡主,很好

第8章 怎能堪配?

四、作品试读

这顿打来得快去得也快,烟柳巷人来人往的眼线太多,也只能怪谢明晟时运不济,偏偏挑了人烟稀少的时辰,等侯府的人找过来,他已经不成人样了。

脸肿得像个猪头一样,牙也被打掉了两颗,衣服只有上身完好,此外都被撕得粉碎,淤青遍布身体各处,头发都被薅掉了好几把,不知情的还以为是被哪家姑娘揍的薄情郎。

“世子,您……您这是怎么了?”

小厮紧张地咽着口水,主子被弄成这样,他回去以后还有命吗?

“废……废什么话,还不快把本世子扶回去。”

谢明晟呲牙咧嘴地说完一句话,即刻昏死过去。

侯府跟着来的车夫小厮,赶紧上前连拖带拽地扶着谢明晟离开,心里把得罪世子的人问候了上千遍,主子受罪他们做奴才的跟着遭殃。

席景南同席涣笙一进书房就待了两个时辰,先是听着今日宫里宫外发生的事,猛地又想起亮夜朱焦,连忙让心腹去查当年旧事,纵观如今京中局势,能在陛下跟前说上话的无非就那么几位,平日怎么折辱议论他兄弟二人都无事,敢打瑟瑟的主意,他不介意教他们重新做人。

“凝九”

席景南对着窗户低唤一声,一道人影翻窗而立,也不知两人耳语了什么,被称凝九的男子面露震惊却还是点了点头。

“你留在府里照顾瑟瑟,等我回来一起用膳。”

席景南丢下这么一句话,整理衣袍就直奔佩剑而去,梳起来的高马尾一颤一颤,仿佛在诉说着主人现在的愤懑,大哥这节奏是要杀人泄愤?

“大哥,我跟你一起,瑟瑟那里有青果盯着呢。”

席涣笙忙叫小厮去郡主院子传信,手握折扇急匆匆跟了出去,左侍郎跟誉城侯都是六皇子的人,动了张家的羽翼,只怕会惹来麻烦。

誉城侯府的那位表小姐,在府里一向是深居简出,侯爷虽让下人多照顾一些,可出身仍旧是差了点,一日不在府里也无人关心,倒是世子被小厮抬回来这件事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谢家是盘踞京城已久的勋贵,连两位皇子也要给几分薄面,誉城侯谢誉处事圆滑,又只这么一个独子,也不是那种会与人结仇的性子,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被人抬着回来。

“爹……爹……”

谢明晟连开口都有些艰难,一张嘴血水直流,四肢与身躯的疼痛一波一波侵袭,谢誉上前仔细一看差点没气晕过去,这是下死手啊,手脚脱臼不说,肋骨都给打断了两根。

“混账东西,还不快把世子送回去,请太医过来看看。”

谢誉气得说话都大喘气,踹了小厮一脚赶紧让人去请太医,让他知道是谁如此针对谢家,定要此人千百倍奉还。

“这谢侯府当真好生热闹。”

谢明晟前脚刚被送回院子,席景南后脚就到了侯府门前,带着一队身着铠甲的侍卫,比门口的两个石狮子还要威风。

“原来是长渊将军大驾光临,但本侯与席府相交不深,这阵仗怕是有些不妥吧。”

谢誉因儿子的事,那口气还憋在心头,又见这长渊将军把侯府团团围住,像是一副捉拿朝廷钦犯的样子,双手在衣袖里都快捏断了。

谢家正是如日中天,怎能任人如此欺辱?

“哦,不妥吗?本将军倒不这么认为。”

“谢世子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,本将军不过是想请侯爷行个方便罢了。”

“凝九,给本将军砸,谢世子那里你亲自去。”

席景南往身后招了招手,儒雅的面容忽而一变,嘴里吐出来的话令人逞舌,不过也无人质疑他的决定,都是跟着他枪林箭雨中厮杀出来的兄弟,知晓他言出必行。

谢誉还以为席景南只是吓唬人,下一秒身披甲胄的人蜂拥而至,首当其冲的就是他门口的石狮,莽夫就是不讲武德,偌大的侯府说砸就砸?

侯府的家丁没见过这阵仗,只能推搡着上前阻拦,可席景南带来的人并非等闲之辈,三两下就被掀翻在地,只能眼睁睁看着。

谢誉目眦欲裂,通红的眼眶瞪着席景南,抬起颤抖的手,气得骂人的话都噎在喉间。

可眼前的男人不为所动,一副任你如何都屹立不倒的姿态,手底下人动作特别快,不到一刻钟便撤离出来,凝九手上还抓着一个人,白茫茫的看不清模样。

“这是谢世子?怎么成这样了?”

席涣笙上前瞧了老半天,才看出来这是谢明晟,人被包裹得只剩下一双眼睛,刚接好的骨头又因为拖拽裂开了,却连疼都喊不出来,凝九嫌他吵给点了哑穴。

难怪方才远远就瞧见谢世子被抬进来,原来是缺德事做多了遭报应,他也该庆幸自己没落在席家人手里,否则磨人的方式有上百种。

“席景南你莫要欺人太甚,来本侯府邸闹事又重伤我儿,当这天下是你席家的不成?”

谢誉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,宅子没了还能重建,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,若是残疾了这祖宗基业无人承继,侯府荣光还如何延续?

得到了想要的结果,席景南也不想做过多纠缠,面对谢誉的质问他缓缓上前,官靴发出“吱嘎”的刺耳声。

“谢侯爷可要识趣,莫去肖想那些不属于你们的东西,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当第二个温家。”

谢誉听完一个踉跄,差点没在台阶上摔个狗吃屎,望着席家人扬长而去,他心惊胆战又气急败坏地看向自己儿子,恨铁不成钢地踹了一脚。

“混账东西,你做什么去招惹席家的疯狗?”

席景南一个毛头小子,居然敢用温家来吓唬他,当他这个侯爵是吓出来的?

等着,他明日必定要进宫告御状,好好参席家一本。

温家,夏承王妃的母家,当初温如言执意要嫁席沐阳,镇肃侯夫妇无奈之下只得顺从爱女,爵位无后人承继,只能被族老逼迫从家族里过继一个,侯爵世袭只能是嫡系血脉,原本偷摸摸地也无伤大雅,等一切瓜熟蒂落皇家也不能说什么。

偏偏温家的旁系里没有一个成器的,镇肃侯怕有辱家风一直不愿,族老便欲将镇肃侯一家踢出族谱,让家中小辈直接继承爵位,可席沐阳同温如言拎着长剑杀上门,将温家祠堂的牌位都给扔到了大门口。

温家也是有头有脸的氏族,被这么一闹本就颜面尽失,陛下又下旨斥责他们,严令镇肃侯的爵位不得旁支世袭,羞愤之下温家只得举家迁出京城,后辈里又没有能挑大梁的,很快就没落了。

小说《将军独宠,郡主如此多娇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pm8:08
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pm8: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