篇章盖世狂徒新书(萧北辰周云波)免费完整版小说_免费热门小说篇章盖世狂徒新书萧北辰周云波

完整版现代言情《篇章盖世狂徒新书》,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,可见网络热度颇高!主角有萧北辰周云波,由作者“萧北辰”精心编写完成,简介如下:推荐精彩《篇章盖世狂徒》本文讲述了萧北辰陈国华的爱情故事,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,给各位推荐内容节选:…《篇章盖世狂徒》第16章免费试读萧北辰一句话,让慕河图一家三口感到巨大的压力。慕河图看着满地的尸……

篇章盖世狂徒新书

很多网友对小说《篇章盖世狂徒新书》非常感兴趣,作者“萧北辰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萧北辰周云波身边发生的故事,概述为:今天,我设下晚宴,本意也是为了帮忙化解你们和雷家的矛盾啊……”他开始攀附亲戚关系了。啪!一个响亮的耳光,狠狠的抽在慕河图脸上。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也配让我喊你一声二伯?”啪!又一个巴掌,狠狠的抽在慕河图脸上。“帮忙化解矛盾?这么不要脸的话你都说的出口?从头到尾,你都在慕紫嫣面前秀优越感,都在帮着外人压…

热门章节免费阅读

推荐精彩《篇章盖世狂徒》本文讲述了萧北辰陈国华的爱情故事,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,给各位推荐内容节选:…《篇章盖世狂徒》免费试读萧北辰一句话,让慕河图一家三口感到巨大的压力。
慕河图看着满地的尸首,再看着负手而立的萧北辰,全身衣服不由自主就湿透了。
咕噜!他咽了口唾沫,走到萧北辰身边,堆出一副笑容:“萧北辰,我可是慕紫嫣的二伯。
你也得喊我一声二伯呢。
今天,我设下晚宴,本意也是为了帮忙化解你们和雷家的矛盾啊……”他开始攀附亲戚关系了。
啪!一个响亮的耳光,狠狠的抽在慕河图脸上。
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也配让我喊你一声二伯?”啪!又一个巴掌,狠狠的抽在慕河图脸上。
“帮忙化解矛盾?这么不要脸的话你都说的出口?从头到尾,你都在慕紫嫣面前秀优越感,都在帮着外人压制嘲讽慕紫嫣,何曾有半点化解之意?”“你今日所做的,无非就是怕雷家的怒火牵连到你们身上,所以,你为了自保,不惜打着亲情的名义设宴,帮着外人对付慕紫嫣。”
“今日若非我在,慕紫嫣会被你们欺凌成什么样子?她那么好的一个女人,何辜?何错?竟然要被自己的亲人这样的对待?”“呵呵,亲情,不过是你利用的工具罢了。
这就是二伯?”每说一句话,萧北辰就一个巴掌抽在他脸上。
慕河图被说的羞愧难当,脸色通红。
脸被打肿了,也不敢反驳半句。
嘭!萧北辰一脚把他踹到慕紫嫣脚下:“若非你是慕紫嫣的二叔,我不想让她为难。
你,已经是个死人了。”
“但,你欠我妻子一声道歉。”
噗通!慕河图慌得一批,立刻在慕紫嫣身前跪了下去,声泪俱下:“侄女,对不起!是二伯糊涂啊!这些年让您受委屈了。”
“这些年来,我不顾一切的往上爬,被权势金钱蒙蔽了双眼。
现在萧北辰把我打醒了。
侄女,对不起!”“为了表示歉意,我愿意把我的半数家产送给你。
就当是对你的点点补偿。”
说着,慕河图立刻哆嗦的拿出纸笔,写下赠送半数家产的承诺,双手奉上。
慕丽和慕华见状,也都连忙冲上来,在慕紫嫣脚下跪了下去,大声道歉。
慕紫嫣站在原地,怔怔的看着慕河图一家。
回首过往,慕河图一家对慕紫嫣的嘲讽,迫害,打压……一幕幕闪现。
所有的委屈,都在这一刻得到释放,化作泪水,模糊了双眼。
许久,她伸出手,拿起那份合同。
慕河图见状大喜:“侄女,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。
就像五年前那般,和和睦睦。
可好?”慕紫嫣含泪,摇头,目光决绝。
“你今日示弱,道歉,讨好。
不过是因为惧怕萧北辰而已。”
“亲情,你想利用就利用,利用完了后悔,花钱就想买回来?!你把我慕紫嫣,当成什么人了?”“回到从前那般?不必了。”
话落,她抬起一双纤纤玉手。
刺啦!直接撕成了碎片。
化成纸屑,飘落在慕河图头顶。
“以后,你好自为之。”
留下一句话,慕紫嫣挽着慕天豪的手,带着苏曼走出了宴会厅。
……宴会厅里。
慕河图呆呆的跪在地上,身体都有点发软,嘴里还说着“对不起”之类的话。
慕华道:“爸,他们已经走了。”
慕河图这才站起身,凝视着大门方向:“真没想到啊,我们一直嘲讽蔑视的萧北辰,竟然有这么强大的能量。
终究是我们看走眼了。”
慕丽满脸不甘:“爸,慕紫嫣萧北辰这俩人太过分了。
你好歹也是她二伯,愿意拿出半幅家产来缓和矛盾。
竟然被拒绝。
他们眼里对长辈没有半点尊重。”
慕河图缓过神,眼神里闪过一抹阴笑:“我承认,萧北辰的确很厉害。
但慕紫嫣以为靠着萧北辰就能肆意妄为?终究……还是太天真了。”
慕华大喜:“爸,你想到对付萧北辰的办法了?”慕河图摇头:“我自然没办法,但萧北辰三天后要去雷家,那就必死无疑了。
他根本不知道雷家有多么可怕!”慕华越听越来劲:“连罗风都被干下去了,萧北辰手握刘长风这张王牌。
雷家……能行吗?”慕河图叹道:“儿子,你还是太无知了。
普通人都以为,权势是这个世界的巅峰。
但我知道,真正的世界并非如此。”
慕华很诧异:“这个世界,不就是讲究权势,财富和地位么?”慕河图摇头:“这只是普通人的眼界所能看到的巅峰。
在权势财富之上,还有一种更可怕的人。
他们拥有掌握他人生死的力量。”
慕华:“掌握他人生死?!有这样的人?”慕河图目光一冷:“他们超越了常人肉体的极限,能硬抗子弹,刀枪不入,杀人于十步之外。
人称——武道宗师。”
慕华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世上真有这样的人?”慕河图道:“平江行省的华云峰将军,就是一位武道宗师。
当年主导平江行省的定国之战,败尽敌寇,横绝平江。”
慕华惊的浑身发抖:“什么?华云峰就是一位武道宗师?!难怪华云峰在平江行省有这么超凡的地位。”
慕河图点点头:“而雷家背后,也有一位武道宗师。
宗师一出,八方臣服。
岂是区区刘长风能抗衡的?”慕华惊喜交加:“这么说,只要萧北辰去了雷家,岂不是死定了?”慕河图恶狠狠的道:“必死无疑!”“萧北辰啊萧北辰,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……”……话说萧北辰看到慕河图一家给慕紫嫣下跪并且交出半数家产的时候,就转身悄然离开了慕家。
接下来,是慕紫嫣的家事。
萧北辰不想过多干涉。
但萧北辰已经把选择权,已经交给了慕紫嫣。
走出慕家大门,萧北辰面色多了几分凝重,微微叹息。
“终究,还是陷进女人里啊。
师父,爸妈,你们知道我一心要重建龙山萧氏的,何必给我安排一个未婚妻呢。
毕竟,曾经已经失败过一次了。”
萧北辰一边顺着小区山路前行,一边无奈苦笑。
风,越来越大。
二月的风,冰凉刺骨,吹拂在脸上犹如刀割一般。
不知不觉,已经来到了锦绣一号门外。
这里大树遮天,风景秀丽。
加上位于山顶的位置,可眺望整个江北的城市繁华。
旁边的凉亭之中,一个七旬老爷爷带着一个年轻窈窕的美女在打太极拳。
老人精气神饱满,有大家之风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
且手法沉稳厚重,举重若轻,颇有功夫。
萧北辰停下脚步,观赏了片刻,随后叹息一声。
“可惜了。”
随即,萧北辰转身离开。
就这时候,一个女人不悦的声音响起:“站住。”
萧北辰回头,看到那年轻美女在叫自己,不由一愣:“有事?”美女身高一米七,穿着瑜伽服,衬托出魔鬼般的身材,扎着马尾辫,更显几分年轻干练。
就是有点儿盛气凌人的味道。
“你方才叹息摇头,还说可惜了。
你这是觉得我爷爷打的太极不好?”“玉清,不得无礼。”
老爷爷收手,上前呵斥。
随后冲萧北辰笑道:“我这孙女被我惯坏了,还请小兄弟不要介意。”
“不过,我看小兄弟话里有话,不妨直说。”
看这老头很有礼貌,萧北辰倒是对他印象不错,提了一嘴:“你旧伤未愈,需要静养,打太极会加重你的伤势!”女子越发不悦:“一派胡言。
太极拳柔和沉绵,常年练习有助于爷爷恢复伤势。
这可是中海针灸大师陈素昂给的建议。
岂容你信口雌黄?!”萧北辰摇头:“太极虽然是柔和的拳法,但练到深处,拳与气合,难免牵动筋骨。
若是一般的旧伤,也还好。
可你爷爷受的并非寻常伤势。”
嘶!老头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自己负伤,这是绝密!除了几个子孙和陈素昂大师之外,无人知晓。
而眼前这青年,竟然一眼看穿。
美女也吃惊不小,忍不住问了句:“那你说,我爷爷受的什么伤?”萧北辰淡然:“老爷子外表看着正常,但内里却在枯竭。
虽然服用了各种壮体的药物,却并不治本。
这是……被武道宗师的内劲所伤。
而且,已有二十年之久。”
唰!老头浑身大震!多少江北的名医泰斗都诊断不出来的病因,这青年站在数米之外就一眼看透。
老头看萧北辰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,立刻上前热情的握住萧北辰的手。
“小兄弟,高人啊……”“老朽姓周,名云波。
这是我的孙女周玉清……方才失礼,请先生海涵。”
“小兄弟,请坐!”萧北辰听闻这老爷子就是江北唯一的将星周云波,眼神里不由多了几分敬意,便跟着入座凉亭石桌。
周云波立刻让周玉清泡茶,态度十分热情。
萧北辰抿了口茶,问道:“你怎么会招惹上武道宗师?”不等老头回答,周玉清抢先开口:“我爷爷出生行伍,二十年前参加一场中海边境保卫战,被一位东海的武道宗师重创。
之后爷爷饱受其苦,遍访名医都没用。”
“若非陈素昂大师为爷爷续命,爷爷只怕早就归西了。
可陈素昂大师也说了,爷爷命不久矣……”说到最后,美女咬牙,美眸湿润。
萧北辰眉头一皱,目光里有寒芒闪烁。
东海国,图腾樱花。
在大夏定国之前,大肆入侵大夏,屠戮无数人,戕害大夏不知道多少同胞。
更是在金陵犯下滔天大罪,屠戮三十万同胞……东海,罪恶滔天,人神共愤。
许久,萧北辰才平复心神,道:“周老是行伍将门,为国受伤,可敬可配。
既然如此,我为你医治便是了。”
唰!周玉清大惊,明显不置信:“你,真的能治好我爷爷?”周家二十年来,请了多少名医都没办法,甚至他们连病因都诊断不出来。
连名满中海的医界泰斗陈素昂都没办法。
这青年开口就说能治?萧北辰点头:“小事一桩。”
周云波激动不已:“先生,你需要什么药材,器械,请尽管开口,我立刻让人准备……”“不必麻烦。
药材,就地取之便是。”
萧北辰淡淡开口。
周云波两人四处张望。
周玉清苦笑:“先生莫要说笑了,可这哪里有药材?”萧北辰仰起头,看着黄昏草木上的霜露,喃喃道:“寒霜冰露,本乃日月精华,是最好的滋补,以我为炉,即可成药。”
话落,他抬手在旁边的百年榕树树干上,轻轻拍了一掌。
哗啦!三百年的巨大榕树,仿佛被高速卡车撞击了似的,猛地剧烈摇晃起来。
树梢无数霜露,如密雨坠落。
而萧北辰轻抬右手。
三千霜露,只取一滴。
双手一揉,霜露竟然成了一滴软绵绵的药丸。
“这是我用冰霜露为引淬炼的药,有固本培元之效。
你服用之后,可延寿十年。
若再服两颗,即可痊愈。”
萧北辰把药丸塞到周云波手上,转身而去。
周云波被这一幕给彻底惊呆,接过药丸的手都有点发抖:“敢问先生大名?”“萧北辰!”人已经走远了,声音却在凉亭之中荡漾不绝。
周云波爷孙女俩,呆若木鸡。
许久,周玉清才缓过神来,呆呆的看着周云波手中的药丸:“爷爷,这药丸当真能治你的病?要不拿回去找陈素昂大师检测一番吧。
免得……”话没说完——哗啦!凉亭之外,那棵被萧北辰拍过的三百年大榕树,忽然迅速枯萎。
葱葱郁郁的榕树,顷刻间变得枯黄萎靡,满枝尽是枯叶。
周玉清都被吓得连连后退:“这……怎么会这样啊?”嘶!周云波倒吸了一口冷气,神色惊悚:“这位小兄弟,取了这大榕树三百年的生命精华,淬炼成药。
真乃神人啊!”话落,周云波一口把药丸吃了下去。
周玉清大惊:“爷爷,你怎么就直接吃了。
万一对方有恶意……这些年来,你身居高位,想害你的人可不少呢。”
周云波却摇头叹息:“如果他想害我,我刚刚就死了。”
周玉清不信邪:“他有你说的这么厉害么?”周云波道:“他是武者,而且不是一般的武者。”
周玉清:“黄阶?玄阶?”周云波摇头。
周玉清:“那就是内劲……最多不过化境!”周云波再次摇头。
周玉清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:“难道是传说中的武道宗师?”周云波这才点头:“方才这青年,掌撼大树,摄取大树三百年精华淬炼成药。
至少也是武道宗师啊!”“什么?他是武道宗师?那不是和平海华云峰将军一样的绝世人物?”周玉清花容失色。
平海华云峰!在平海行省,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啊!周云波严肃点头:“华云峰将军是在五十岁的时候,才勘破武道宗师之境。
而此人,才二十出头,就已破武道宗师。
未来前程不可限量!”“放眼整个中海,能和他掰手腕的。
不过一手之数。
中海,来了这么一位神人,要变天了。
我们周家,若能和他结一份善缘,那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。”
周玉清神色惊悚,良久说不出话来。
啪!周云波猛地拍了把周玉清的肩膀:“去打听一下萧先生在哪里落脚,我要备上厚礼,亲自登门道谢。”
周玉清不可思议的看着周云波。
周云波将军亲自登门拜访。
放眼整个中海,也没几个人有这样的待遇啊。
要是让人知道的话,还不得炸天了?热门小说《盖世狂徒》试读结束,阅读全文向上看

小说《篇章盖世狂徒新书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4月4日 pm12:10
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pm12: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