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哪看免费小说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金钏儿姜臻_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(金钏儿姜臻)免费阅读

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《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》,热血十足!主人公分别是金钏儿姜臻,由大神作者“鱼音袅鸟”精心所写,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:京城中,谁人不知世子的名号,翩翩公子,举世无双,可偏偏有人把他当透明。她撩遍了他身边所有的朋友,表现得心机又虚荣。却唯独不撩他,不理他,对他视而不见。他:“我是谁?”她:“世子爷。”他:“我穷吗?不帅吗?没有势力吗?”为什么,为什么她就不能喜欢一下自己呢!【fq】…

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

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》,深受读者们的喜欢,主要人物有金钏儿姜臻,故事精彩剧情为:尽管如此,姜臻心里却清楚,皆是投亲,却也是有着天壤之别的。亏她此前还想着打府上顾二公子的主意,原来这苏映雪是二房夫人黄氏内定的儿媳妇,亲上加亲。府里众人皆知,就等着苏映雪父母从朔州来上京任官,然后下定。这事她也是前两天听含珠儿说的…

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 精彩章节试读

却说敞轩处,虽然走了一个万玉茹,但气氛很快又热闹了起来,顾玥是花宴的发起人,自然忙得不落脚,这不,又去门口接来府的客人了。

姜臻依旧又退回了原处,坐在不显眼的角落处,苏映雪坐在她旁边,也安慰着她:“臻姐姐莫放在心上,咱也不好与那种人计较。”

姜臻笑道:“我倒没什么,就怕自己给玥姐姐,叔母还有姝妹妹添麻烦了。”

苏映雪细细打量她的眉眼,只道:“怎么会,姐姐添的麻烦又怎会有我的多?”

姜臻一愣,抬头看苏映雪,瞬间明白了她的话。

她二人可都是来投亲的。

两人相视一笑。

尽管如此,姜臻心里却清楚,皆是投亲,却也是有着天壤之别的。

亏她此前还想着打府上顾二公子的主意,原来这苏映雪是二房夫人黄氏内定的儿媳妇,亲上加亲。府里众人皆知,就等着苏映雪父母从朔州来上京任官,然后下定。

这事她也是前两天听含珠儿说的。

不一会,黄氏派人来叫苏映雪,苏映雪便向姜臻告退了。是以姜臻现在又成了一个人,满院的贵女们,竟然没有一个愿意与姜臻搭话的。

一旁的姜姝见姜臻落单,心里头却是很舒畅,众女见姜姝都不愿意搭理自己的堂姐,别人就更不会拼着得罪姜姝来与她一个商户女交好了。

不一会,只见顾玥正陪着平西侯府的姑娘容瑄,边笑边走过来。

提起容瑄,就不得不提姜姝了。

姜姝与容瑄一直有些不对盘,在上京,世家小姐们时常举办各种花宴、诗社等,俩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俱是火爆脾气,谁看谁都不顺眼。

容瑄看不惯姜姝成日里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,仗着国公府的势作威作福,不过是个外姓表妹,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。

而姜姝自幼在国公府长大,老夫人宠爱,横行霸道惯了,偏偏碰上了一个凡事不让她的容瑄,因此时时被气得跳脚。十次见有一半以上都要互呛。

上元节的时候,这俩人在云阳伯府举办的诗社上又吵了起来。

事实证明,贵女们吵起架来也是没有多少气度可讲的,连体面都不要了。

容瑄脸稍长,因此梳妆时总要捣鼓半天,就为了中和较长的脸型,于是姜姝作诗讥讽:去年一滴相思泪,至今未到耳腮边。

姜姝肤色不够白皙,容瑄立刻反击:夜半难见身影,独有目光放白。

姜姝脸色一变,咬牙继续讥讽:君脸上可跑马。言下之意还是你脸长。

容瑄气得满脸通红,憋出一句:眼晴长在屁股上,只认衣冠不认人。这是讥讽姜姝不是国公府的真正主子,却成日里狐假虎威,刁蛮跋扈。

姜姝最是厌恶听到别人说她不是真正的国公府的小姐,气得跳脚,对着容瑄便口不择言起来:“像你这样的丑八怪,我要是你,我就一头撞死!”

容瑄的右眼下有一道疤,就好比一幅美丽的图画,上面被滴了一滴墨,让人感到好不惋惜。

她这道疤还是幼年时期被坏心肠的奴婢用枝桠在脸上所划导致的,那个时候平西侯夫人刚好去寺庙还愿,顺道住了几天,家中无主母在,那奴婢便瞒了几天,看着那伤口化脓流水,等到平西侯夫人发现后,用最好的药,请最好的御医也无力回天了。

众人皆知,这道疤就是容瑄的心病,平西侯府地位尊贵,也无人敢在容瑄面前揭她的伤疤。

姜姝倒好,两个跋扈的遇到一起,嘴巴一个比一个刻薄,令那天诗社的其他贵女们大开眼界,个个惊得合不拢嘴。

容瑄当场气得几欲晕厥,哆哆嗦嗦地跑到游廊处,游廊处皆有府兵护卫,容瑄从一个府兵的手中抽出一柄刀,大喊着向姜姝砍去。

所幸府兵们赶来及时,阻止了这一场闹剧,但好好的一场诗社就这样毁了。

姜姝与容瑄这两人的梁子是结的更深了,是以才出现了姜臻初入上京时,在大街上被容瑄拦截的那一幕。

姜姝自然也看到了和顾玥言笑的容瑄,她脸色一变,气愤地掉转头。

平西侯府与镇国公府交情甚厚,这样的赏花宴自然少不了他家的。

容瑄也早早看到了姜姝那张臭脸,心里头感到了莫名的快感,哼,还以为她不敢来吗?她容瑄怕过谁?

她四处看了看,自然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姜臻,眼珠子一转,施施然朝着姜臻走去:“这位姐姐,上次在街上多有得罪了,不知如何称呼?”

姜臻忙起身,只施礼笑道:“容姑娘客气了,叫我臻儿就可以了。”

一缕春光朝着敞轩照射下来,投射在两人身侧,衣服上俱是碎金之美,容瑄望着姜臻那张动人的脸,那雪白的吹弹可破的肌肤在春光下如同蜜奶一般,身为女子的容瑄都有一瞬间的失神,她笑道:“听说你是姜姝的堂姐?那我也叫你姐姐吧,你可是把姜姝比下去了,你这皮肤可是姜姝梦寐以求的呢,是吧姜姝?”

说完,容瑄笑着觑眼看姜臻,眼里全是挑衅。

“你!”姜姝忽地起身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又不好当着大家的面发脾气,她到底还顾忌着自己是主家。

只是一双含着怒火的眼又瞪向了姜臻,目光在她姣好的脸上绕了又绕,绕得她心绪难言,气血翻涌,恨不得把姜臻身上的那层皮撕下来披自己身上。

姜臻心里叫苦不迭,今日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,怎么个个都拿她当枪使?

顾玥见状,忙拉开姜姝,只低声道:“好妹妹,你带着客人先去扶苏园吧,可别和容瑄凑一起了,两个炮仗脾气。”

见姜姝含怒走了,容瑄心里别提多畅快了,这下也没心思和姜臻说笑了,寻了自己相熟的女郎们,加入到聊天的队伍了。

姜臻心想:这群女郎们还真是,在她面前一个个都不遮掩,想利用就利用,想嘲讽就嘲讽,没有丝毫顾忌。

只要一想起,这些人可能会成为她的姑子,也免不了头大起来。

还不等姜臻头大,竟真的有女伴来找她了,而且还是两个。

三言两语间,姜臻已搞清了这两个女子的身份。

小说《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6天前
下一篇 6天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