莲花楼之顾衍(李莲花顾衍)完结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更新小说莲花楼之顾衍李莲花顾衍

李莲花顾衍是古代言情《莲花楼之顾衍》中的主要人物,梗概:李相夷的十七岁,是意气风发匡扶正义的年龄。顾衍的十三岁,是家破人亡尸身血海的年龄。一个是苍穹悬挂的皎月,一个是深陷地狱满身污泥的烂泥。两个天壤之别的人,怎么相见。但是却不知,造化弄人,一场筹划很久的大网,越收越紧。意外的是,本要挣破渔网之人却又心甘情愿的走了进去。李莲花不是救赎,顾衍也不是。他们要的从来不是救赎。他们只是,相似命运下的可怜人,相互扶持着,过完这漫漫而又短暂的一生罢了。…

莲花楼之顾衍

莲花楼之顾衍》,是网络作家“李莲花顾衍”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,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,小说内容概括:离儿吓了一跳,急忙打消他的念头。“少爷,你不会打这个玉佩的念头吧,不行不行,这可是打小夫人就戴在你身上的。”方多病也是不舍得,自己不吃也不能卖它。不然,他娘不会放过他的…

免费试读

方多病带着随从走到一个路边茶馆处坐下歇脚。

依旧生着气,双臂环抱着站在一旁,离儿和旺福无法,只能拿出吃食劝他吃饭。

一向从没有在吃喝上面短缺的放多病看到吃食更生气了,这一看都是糟米,他怎么能吃的下去。

掌握财银的离儿见此,忍不住吐槽:“不吃就要饿肚子了,我们是真的一个子都没有了,少爷,这顿过完,下一顿就没有着落了。”

方多病转头,看了看离儿,又看向旺福。

“旺福,你身上还有没有什么东西。”

旺福迷茫地又翻了翻自己的口袋衣袖,摇了摇头。

方多病无奈低头,看了看自己身上唯一的玉佩,不舍的摸了摸。

离儿吓了一跳,急忙打消他的念头。

“少爷,你不会打这个玉佩的念头吧,不行不行,这可是打小夫人就戴在你身上的。”

方多病也是不舍得,自己不吃也不能卖它。不然,他娘不会放过他的。

气呼呼地坐在桌子旁,冥想办法。

“旺福,你把包袱拿出来在翻翻。”

离儿和旺福两人再次翻起包裹,期待有什么漏网的东西可以变卖。

方多病看着包裹,见有几封书信,问道那是什么。

“灵山派被封,我趁机捡了几张朴二黄的纸,想着能留着到时候烧给我娘。让我娘不要在惦记他了。”旺福还是有点难过。

方多病安慰了一下,打开书信,发现信的内容乱七八糟,一点都连贯不起来。

把所有的信都拿出来,方多病研究了下才发现信的真正内容是什么。

这里面的内容,竟是朴二黄还没有寄出去的请罪书。

魔君,北上。

金鸳盟里被称魔君的,就只有药魔了。

“离儿把天机堂收集的金鸳盟手册拿来。”方多病没有见过药魔,只能查看手册探查情况。

“药魔,年岁不详,来历不明,善制毒用药,初已医治活死人名动江湖。有心疾,几无内力,不善功夫。奸诈狡猾。”旺福念出手册上的记载。

方多病越听越不对,这怎么感觉有点熟悉。

离儿一拍桌子,恍然大明白。

“少爷,这说的不就是那个假神医李莲花和他旁边的那个人嘛?”

“因为朴二黄暴露了金鸳盟的踪迹,所以这二人才会去灵山,朴二黄才会死。他们是来灭口的。”

“可是,这药魔不是一个人吗?这两人,一个有心疾,一个医治活死人,两人都没有内力,还都阴险狡诈的。多半他俩都脱不了干系。”方多病越分析越觉得自己知道了真相。

“那少爷,我们去哪里找他们?”

“他们肯定去了北上,他们俩带着房子,肯定走不快,走,我们追上他们。”

三人骑马远去。

行到一个地方,荒草丛生,马竟不能通过,只能骑马步行。

越走越心惊,这地处阴凉,孤坟遍野。偶有几处鸣叫,气氛诡异的很。

离儿和旺福两人扶持着,没看到脚底就被什么东西绊倒,一看竟是一具尸体。

尸体身穿铠甲,已经腐蚀风干,一看就有很长年头了。

几人赶紧赶路离开这里。

终于走到一处视野略微宽阔的地方,果然看到一座楼立在荒郊。

方多病得意,终于被自己找到了。

他们在莲花楼里翻看了半天,二楼一无所获,整个屋内干净整洁。只能转返至一楼。

一楼弥漫着一股怪味,几人熏得头晕眼花的,越发的认为是药魔在炼什么毒药。

方多病在厨房翻来翻去,在煲锅的底下发现了一个东西。

千韧丝,薄如翼。这么珍稀的东西,竟然拿来垫东西。

这可是笛飞声的赢珠甲。看来他们真的很有问题。

“那,他们是不是发现我们追上了他们,弃楼逃走了。”离儿顺着方多病的思路开始分析。

方多病看了看,不像是逃走的样子。

“应该就在这附近,走。”

小绵客栈。

“李先生,你是真的怕我活得太久才拿那些饭菜来害我的吧。我明明给你的有菜谱,还详细的批了小注,你是怎么做出来不一样的东西的。”顾衍头疼的揉了揉额角,想到方才种种,还不不免的想要吐槽几句。

李莲花讪笑了两下。乐呵呵地拿块西瓜给顾衍。

“来,吃块冰镇西瓜去去火气。”

顾衍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递来的西瓜,拍了拍他的手示意放下他不吃。李莲花无所谓地塞进自己的嘴里,吃的香甜。

顾衍起身往二楼走去。

“李先生,我先回房休息。对了,这银两也就够一个房间的,我是病患,我睡床。”相当不好的消息。

李莲花摸摸鼻子,谁让自己没有出钱呢,看来今晚没床睡了。

而方多病三人也来到了客栈的门口。

上前敲了敲门。许久才有人端着一个火盆出来。

原来这附近是一个古战场,今天还是中元节。为了辟邪,进店需要跨一下火盆驱驱邪。

三人只能一个一个的跨了进去。

刚进去,就看到角落处坐着的李莲花。在吃着西瓜逗弄这狐狸精。一派悠闲。

方多病对旺福和离儿使了一个眼色,让他们上楼看看另一个人是不是在楼上,顺便查查线索。

方多病朝李莲花的方向走去。

“正所谓山水有相逢,做了亏心事,溜得倒是快。可在遇见岂不是很尴尬。”包裹一扔就坐到凳子上。

李莲花不知道这小子又闹什么幺蛾子,不就是把他丢下没有带他嘛,这臭小子说话夹枪带炮的。

“方少侠,是这么个情况,我们呢着急启程北上为顾兄寻药,没顾上你酒意未醒,这不周之处,不妨,请你吃块冰镇西瓜。”

“本少爷不爱吃瓜!”方多病严厉拒绝受贿。

“你们这么着急走,我看不是为了寻药,是因为朴二黄吧。”方多病一脸我什么都知道了,你别想骗我的样子。

李莲花反问:“这和朴二黄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还说没有关系,这朴二黄可都写的清清楚楚了,你什么身份什么来路,不用我现在明说吧。”

李莲花细想之后说:“我能有什么身份,我就是一个混吃混喝的江湖游医啊。”

多的身份一点没有。

“这医死人肉白骨的人可不止一个,十年前,有一位医死人闻名的。”方多病就差明说你就是药魔了。

李莲花这才反应过来,这小子说的竟是我是药魔?

“方少侠,这说了半天,原来你是怀疑我是金鸳盟的药魔啊。你是又看到什么了,竟然猜的这么离谱。”

“不是你,是你们。还有顾行。”方多病纠正他。

伸手从包裹里拿出在莲花楼里翻出的笛飞声的赢珠甲。

李莲花看了眼拍在桌子上的东西,这个不是被我用来垫桌角了嘛,哦,今早做饭的时候,拿出来垫汤罐了来着。

“这东西这么厉害啊,这是我几年前在海边捡的,这捡东西不犯罪吧。”

“这么巧?”方多病满脸狐疑。

“这,谁说不是呢?”李莲花坚定。

方多病还没再说,外面就开始闪电雷鸣,狂风暴雨起来。

一楼宾客也因为这天天下雨牢骚连连,说着诸多怪事。

楼上顾衍只感觉浑身发寒,拉过被子把自己裹严实,缩成一团取暖。耳边听着门口传来的动静,并没有多加理会,且看看这小贼到底想翻什么。

这时趁着风雨交加之势,一个带着斗笠,脸带疤痕的女子持剑进入。

众人才知道这竟是前几日失踪的玉城二小姐,玉秋霜。

玉城的护卫急忙把人迎回二楼,看着她进入房间。

在房间里的顾衍本来想看看那小贼想干嘛呢,没想到又来了一个人,顿时气急,这是真当自己不存在还是自己隐匿功夫太厉害,这两个人都没发现!

顾衍看着那个人掐住第一个进来的人,那小贼回头,顾衍皱眉,是旺福?这人怎么会来我房间里,翻什么?

来不及多想,只能先救下来再说。

快速起身鬼魅般的闪到那黑衣蒙面人旁边,体内真气运转附着在手面几下翻飞就把掐着旺福的手打落。

那人大惊,看见顾衍眼中闪过一丝狠厉,却也不恋战,抬手发出一枚暗器就要飞身逃窗离去。

顾衍拉过捂着脖子大叫的旺福躲到一边,另一只手运功拦着暗器,竟是一枚金针,此时正悬浮在顾衍手掌不远处。

顾衍突然眉头一皱,脸色瞬间苍白。体内真气瞬间回溯消失,金针掉落在地。

楼下,也发生着怪异恐怖的事情,风雨把门吹开的一瞬间,客栈里隐隐约约浮现血脚印,脚印的走向是二楼。

这时玉城的人喊楼上有血。一楼的客人也全部都惊恐地看着。

听到声音再结合现下的这种情况,李莲花和方多病暗道不好。急忙往楼上跑去。

推门进来就看到顾衍脸色苍白的半蹲在地上捂着胸口,而旺福捂着脖子焦急地看着他。

李莲花连忙上前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“少爷,有人要杀我!”

李莲花询问顾衍,查看他的情况。而惊慌的旺福看到方多病委屈的哭喊。

方多病连忙看了一下旺福的脖子,并没有大碍,又问怎么回事。

顾衍对着李莲花摇摇头,说:“有人潜入房间想杀旺福,被我发现了,现在跳窗逃走了。”顺着李莲花的力道起身,这才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,吃了进去。

抬头见方多病面色有异的看着自己,以为他是想问自己为啥吃药,晃了晃手中的药瓶说:“治疗心疾的,不是说了,我是李先生的病人来着。”

“所以,你才是真正的药魔!”方多病听到这话,话脱口而出。

砸的顾衍脑子懵了一下。

他缓缓地转头看向李莲花。

你俩在楼下说什么了?他想象力这么丰富。

这我哪知道。

你徒弟。你不知道!

而方多病看着顾衍不说话。眼神不知道在和李莲花传递什么。但是看在他眼里就是被他发现这个秘密了之后。他和李莲花又在密谋什么!

还没等顾衍解释一下玉城护卫就闯了进来。说他们二小姐死在了小棉客栈。这里面所有人都是嫌疑人,要全部都带回玉城。

玉城地牢里。

顾衍的心情简直糟糕透了。找了一个略微干净一点的地方坐下就闭目养神。忽略胸口处传来的阵阵隐痛。

心想这个方多病怎么感觉这么邪门呢。怎么遇到他不是这个出事就是那个出事,回回都能牵扯到他们。

自己和李莲花这五年来遇到的事都没有这几日来的丰富。

幽幽地叹了口气。听到方多病还在门口大喊大叫的说要见玉城城主。眉头皱的更厉害了。

李莲花一直在关注顾衍的状态,看他似是不适的靠坐在那里,眉头微皱。只能拦住方多病。让他别喊了。

给他解释了一下玉城的情况。方多病和一众抓来的人才作罢。安分了下来。

等他们被绑着手腕带出来的时候,闯入鼻尖的就是非常浓郁的血腥味。

周围也有很多丫鬟随处在打扫地面。不用想,这里应该经历了一场虐杀。

小说《莲花楼之顾衍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6天前
下一篇 6天前